【原创】无言者

[0]

夏日午间特有的阳光透过窗子映进屋内,其中一半因窗帘的影响变成暗红色铺盖在角落中。暖色相互交织,生成了天然的温室。好像下午的时间可以被无限延伸,拉扯出来的丝状物能够绵延到望不见的远方。

祥和、惬意、安全。你好像一个人躺在时间的死海里,空间底色所营造出来的温暖氛围让你可以肆意沉睡、遐想、回忆。

[1]

“您需要什么帮助吗?”我向面前低垂着头的男人问道,与此同时观察着他的面部,试图寻找出一些与嘲笑或者鄙夷相类似的特征。

可他还是那个样子,和刚进门时毫无区别。阴郁的神态,乱糟糟的头发,一身正装打扮,整个人可以被奉为阴沉上班族的典型代表。

见此,我松了一口气,可又有些慌了。原来世界上的心理医生开口都是这样的服务生感,下一步就是端送免费茶水了?

 

不自信,我当然不自信。现在所处的这件狭小,向右便通向我卧室的诊所,不过是26岁晚年叛逆期的产物——父母希望我做金融工作,可我不肯。矛盾冲突过大,就破罐破摔跑向反方的极端,做一个心理医生。

与金钱完全对立,一个以情感作为支撑的职业——这是我的理解。我对它的整体概括仅仅是“安抚”。无知者无畏,我自顾自给自己灌输着“即便不需要什么专业知识,只要有一颗爱的心,就能够帮助到他人”的歪理。

不过当然,我也知道这种主张中傻x含量很大,便也没有游走于专业诊所去给别人找乐。索性自己租了个马路边的房子挂上招牌,有着几分自娱自乐的意味。

我本以为等那么几个月,等到终于把手里的这点钱耗光用尽,会屈服于现实再回到“正道”。甚至在我租下这个屋子时心里也许早就这么打算好了。

可就是这么个集机缘巧合与随性于一身的产物,竟然受到了关注,而且还是只一眼就能知道不好糊弄的年轻人。

 

“我有交流障碍,”他开口了,语气还是冷的,但终于抬起头对上了我的目光,“我不知道是不是该这样叫它。我不喜欢和别人讲话,到了会反胃的程度。对慈祥的父母,关心我的同事,街边可爱的孩子,都只是想快点远离。光是张开嘴就都会觉得尽了很大的努力。”

越往后说他越对自己的病入膏肓感到恐惧。我本以为他会变得急躁不安,但他却是愈发诚恳,恨不得把户口本摊开送到我面前。

 

诊室内好像充满了“请救救我我要死了。”的恳求,可我似乎充耳不闻一般,放松了下来,并且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不当心理医生真是可惜。

 

“你叫什么名字?”

“林远。”

“林远先生,您现在不是正毫无障碍地和我交谈吗?”

 

“嗯······是啊。”他移开目光思考了一会儿,却是爽快地肯定了。同时带出笑意,那是一种十分纯真,但绝不能用开朗来概括的笑容,从他身旁经过的几束阳光都自然地变成陪衬。

自我赏识刚进行到一半,就被突然打断了。我显然没能反应过来。

因为是心理医生,所以能够得到患者无限的信赖,因此能够“破例”正常的表达吗?有些道理,但是······

坐在向阳处太作弊了吧。

我眨了眨眼回味着那一瞬间的恍惚,显然没能意识到病人会有这番变化。那一笑无论我有没有准备,都绝不能一时间回过神。

也许是我毫无对待病患的经验,总觉得他有种吸引人的魔法,早在诉说病情时就好像能隔着桌子抓住我衬衣的两侧,将我看作为洪流中身旁唯一的浮木。

不幸的是在他笑过之后,我也沉进水中了。

 

===========================================

很久以前就想写的故事,希望自己不要再拖了Orz

评论
©洛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