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ring death》利佩同人文

魔宫_Autumn:

文/洛瑞安


[1]

睁开眼,漫无边际的黑色便霸占了视野,但想要活动一下四肢才发现,之前定义的‘漫无边际’只不过是错觉罢了,实则自己像是被关在一个四方的箱子中一般,紧紧地禁锢着,动弹不得。“所以······这就是所谓的幽闭么?”利威尔将自身所处环境与以前在书上看到的介绍联系了起来。

如此幽闭到极点的环境,就算是没有幽闭恐惧症的人也会感到慌乱不已吧?“据说严重者还会昏过去似的?”但对于此时还一脸淡定地总结幽闭恐惧症病状的利威尔就不能相提并论了,以前王都地下街出名的混混岂是这点程度就能被吓住的?即便在这种情况下也能冷静下来。

在思索如何才能从中出去的利威尔突然感到了身体四周的压迫感,很快他就能判断出,或者说任何人都能够判断出,这压迫感并非精神过度紧张所致,而是——四面的墙壁都在向他靠拢。

由于本身就是紧贴着身体的,所以任何一丝一毫的接近都会引来疼痛感。过于缓慢的速度更加折磨人,每一次的靠拢都仿佛要让体内的血管爆裂开来。就算是拥有无数次战场经验,受过各种伤的利威尔,也在头部受到挤压时因疼痛而轻哼了一声。但在战场中已然铸造出的强大内心告诉他:“即使是现在,也不要放弃求生的希望。”因此他仍保持着意识清醒,思索着如何逃生,无论是何等的疼痛,他都必须忍受,因为他要活下去。

在他甚至感觉能听见自己的骨头在‘嘎嘣嘎嘣’地碎裂,甚至感觉自己的肉体已然烂成泥巴,在疼痛达到了最高峰时。忽然间仿佛所有压力都变为了零,刚刚明明还疼痛不已的身体也有所缓和甚至变得舒适无比,是死掉了吗?

这样想着,闭合着的双眼感觉有强烈的白光照晒,耳膜也好像因听到声音而震动。尽管极其不想睁开双眼,但为了确认外界情况,他还是这样做了。

与之前黑暗幽闭的场景是全然不一样的环境,耀眼的阳光铺洒过来,沿着光源望去,窗户周围的石块墙壁引起了自己的注意,再次环顾一周后,简单确认了这里便是调查兵团的旧址,以前关押艾伦的地方。

所以,之前果然是个噩梦吗?但那真实感是怎么回事?梦中会有疼痛吗?而且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还没弄明白一个问题,之前听到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咚咚咚”是敲门声吧。

“请进?”因为诸多疑惑以及不确定对方身份所以保险起见在话语前加上了敬语。

随着门的推开,少女的声音也传了过来:“是刚刚醒吗?”

是熟悉的声音。

 

[2]

利威尔猛然撑起身子,侧头看过去,对方面容对自己的冲击感竟令一瞬间的呼吸停止,瞳眸缩小,因过于惊诧而一时间发不出声音。少女的脸又让那副残酷的画面浮现在自己脑中——四面八方葱郁的高树紧密排列,明明树叶沙沙作响的可爱声音覆盖了整个世界,但利威尔却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感受不到了,面前的少女因脊椎骨折而以极其扭曲的姿态靠在了树上,精致的面容被血红色覆盖,毫无生色与再也不动弹的肢体的瞳仁宣告着她生命的终结。

想到这些,心脏倏地收紧,呼吸变得困难起来。既然自己已经亲眼看过她的死态,那么为何,她又出现在自己面前?!

不由分说地撑起身子,想要质问对方。她却表现得不慌不忙,从自己床边走过推开窗户,同时像是抱怨自己一般说着:“兵长今天怎么和以往不同起的这么晚啊。”

画面的真实感让利威尔第一次感到自我怀疑,同时对于现状,也就是‘佩特拉还活着’的希望使利威尔产生了“哪个才是真实的。”这样的疑惑。

因不确定真实与否的缘故,利威尔选择装成同样平常的样子询问道:“几点了?”

也许是利威尔没有完全否定这个场景真实性的退让,她更加得寸进尺地破坏着他的理智:“8点了,虽然对于一般人来说不算晚,但兵长这种6点就要起来的人这个时间就有些太晚了吧?总之早餐已经放到您办公桌上啦,我过来只是奇怪为什么您还没起床。”竟这样自如地说出了自己的作息时间与用餐习惯。

接下来,利威尔做出了自己都认为有些奇怪的举动。他坐在床边,轻声地、疑惑地开口:“佩特拉?”

结果便是——开完窗后趴在窗边看风景的少女回过头来“嗯?”了一声,随后恍然大悟般笑了笑向屋外走去:“抱歉啊,兵长更衣吧我出去了。”

这样的话语让利威尔感到措手不及,即便如此,他还是在少女走出房间后深吸气以努力沉静下来。善于分析的他迅速列举出几种可能性,但其中一大部分都是对自身之前记忆的否定。与此同时,一个极为不确定的观点‘会不会这里才是真实的’在脑海中萌发。

抉择了一会儿后思维严谨的利威尔仍是不能全盘接受这个现状,只是暂时决定管那名少女叫佩特拉。

[3]

走在通往自己办公室的走廊中,利威尔不断四处打量着这里。太熟悉了,一切都没变,一切都和记忆中的样子如出一辙。走到办公室门前后,利威尔拿起从自己屋内的‘老地方’拿到的钥匙,端详着钥匙上的记号,那记号是他刚刚拿到这把钥匙时便做的,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

插入,拧动。轻松的开了房门让他更加相信了一分。总之这里与原来不对劲的地方只有‘佩特拉还活着’——而这个结论在他推开门后却被轻松地推翻了,利威尔皱着眉看向自己的屋内,之前垒在桌上整齐的文件没了,挂在墙上的下一次壁外调查的分布图也没了。

利威尔感觉自己仿佛被人监视着一般,刚刚得出一点结论,刚刚有了一分信任,就会被布下另一个疑惑。

不是别人打扫的,他从来不让别人在他不在的情况下进他的办公室,况且钥匙只有这一把在他手中。“那么这个,难道是自己做的吗?”居然产生了对自己行为的不肯定。这种想法其实也不奇怪,毕竟之前可是有一个明明自己看着死去的人出现在面前。比起那个,这可以说是‘正常’多了。

走进屋内翻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那些文件,明明是自己最熟悉不过的房间,如今却成了这种可笑的状况。最终只得选择坐在桌前思考。还好以前放白纸的地方没变,抽出一张纸,在上面列出所有可能,就算是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一,也毫不犹豫地写上去,再根据自己已经经历过的一切来把不可能的排除掉。

最终剩下的可能屈指可数,其中还充数般有着‘做梦’这个可能性。将纸折叠好塞进衣兜中,还是准备去找佩特拉去套一套话。

走到她的屋内,看见她正在坐在面向窗户的桌子前写东西,像以往一样对待熟人完全没礼节地直接走了进去说道:“我屋子中的那些东西呢?”

佩特拉明显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愣了一下微微皱起眉反问道:“什么东西?”利威尔没想到她会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想着她不可能逗自己,还是进一步解释道:“就是那些关于壁外调查的文件和战略布局的草图。”

意料之外地佩特拉显得比自己还有不解:“欸?那些东西几年前就扔到储物室了啊,您想要可以去那里找。”

几年前?还扔到被算是堆积垃圾的储物室里去了?

利威尔险些骂出“哪个渣滓敢动我东西?!”这样的话。但为了不让佩特拉感到自己的奇怪或者说为了不吓到她,他还是耐着性子地询问:“为什么扔到那里。”

说道这里,佩特拉转而笑着回答:“因为几年前我们把巨人打败了啊,人类的大胜利。”这种胜利,参战者获得的喜悦可以说是他人的几倍,佩特拉可能是又想起了那时胜利的场景,语气变得有些激动起来,同时忽略了利威尔这个奇怪的问题。

随着这个信息传达至大脑,无数问题又涌了出来,明明知道只要询问佩特拉就好,但心里也清楚再这样问下去就显得太奇怪了。于是利威尔抿了抿唇,没有再回话而是背过身子走出了屋子。

所以说,现状就是:自己不知道为什么生活在调查兵团的旧址中,而利维尔班并没有全灭,并且人类也安全了,自己也不用再目睹同伴的死去了。

如此说来······真实个平静安详而美好的世界啊。

利威尔漫步于庭院中,不禁觉得,如果能在这里呆下去,实际上比回到那个残酷的世界好了不知道几倍了。

在这里,没有那么多的希望需要背负,没有那么多责备需要承担,而‘一定会将巨人灭绝’这种对那些牺牲者的承诺也已然实现,并且也不必孤身一人。

停下步伐,低着头盯向绿茸茸的草地,少有地收起了锋利的目光。利威尔无法否认,自己确实有点想就这样在这里,不去纠结所谓的真相,但不知为何从见到佩特拉起心中便有了一种违和感。

遥远的钟声传了过来,原声与回声的一层层叠加让人有了不真实感。利威尔转过身朝城堡走去,按照他的习惯,这时是回城堡吃午饭的时间了。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4)
  1. 洛瑞安魔宫_Autumn 转载了此文字
©洛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