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许

亲爱的A:

他们终于准许我们相爱了。像普通人一样可以获得相爱“证书”的权利正逐渐向全球扩散。

前些日子你买来香槟和我庆祝,你看起来是那样的高兴,以至于我不敢说出口

——我变得更加害怕了。

我知道,我知道这应该是我自己的毛病。

但请你慢慢地听我说,请你试着理解一下这种心情。

 

一旦获得了准许,偷偷摸摸的行为就是不合情理的了。所以,总有一种“必须大大方方”的压迫感,不是吗?不这么做好像就辜负了思想进步的民众们的期望一样。

我想大大方方,我当然想大大方方,这也是我的愿望。

但当我怀着积极的心情和你一起迈出家门时,人们的善意却无孔不入地钻入我的身体,充斥着我的胸腔,那是一种没由来的,难过得要死的心情。

人们向你投来友好又理解的微笑。

人们偷拍你的背影。

游乐场排队在你前面的小女生在社交网站上发出:“刚刚看到了一对,祝福他们!”的消息。

你真的对这样的关怀感激不尽吗?我不是在反问,我真的想要知道。

这样难道就不是区别对待吗?

我的意思是,我们并不需要像是“给残疾人让座”一样的关怀不是吗?(虽然残疾人得到的关怀不一定多过我们)

我们更不是什么帅气耀眼的名人。

我想要被忽视,我想要泯为众人。

 

我们的爱真的就纯洁伟大吗?(依据普通人对其的描述)

我们的爱真的就比他们高贵多少吗?

 

我们是弱势群体吗?

我们是有缺陷的吗?

我们这里也出现过无数很多伟大的人。

 

我想我必须要

我还是

我爱你。

但我想我还是

但我有点想念海风了。

一个人时的海风。

 

不会很久的,也许只需要一个晚上。

等我消化,理解了人们的善意时,我就会回来的。

这样做的原因是我想没有心理负担地,大大方方地,和你手挽手走在一起。

所以也不要来安慰我。

让我一个人完全想通了,理解了,就好了。

 

我不是在小题大做。

相信我。

 

我总觉得人们试图在通过这种方式来展现他 是我自己的问题。

 

爱你的F


评论
热度(3)
©洛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