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诞】[aph/若法子英]森林

*2015年是刀子所以今年来发糖。新的一年请多指教。

*爱弗朗西斯一辈子。

[0]

从树叶缝隙中穿过的阳光会成为一个亮斑,它们星星点点地随着风在少年身后轻晃,那些光不仅使弗朗西斯变成万物焦点,更是温柔地模糊了他的轮廓。

弗朗西斯听到了露珠滴落的节奏,森林间鸟鸣的声音,花开的韵律,于是他也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歌来,时而赞美上帝,时而歌颂万物,他随意变换着节奏,穿插着轻哼。那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就像是森林中的精灵。

[1]

总是坐在树杈上的弗朗西斯在看什么?看一切。他的时间是那样的充裕,足够让他与整个森林去打招呼。

他完全敢于去自诩为最了解这个森林的人。比如说,他能知道前几天树脚下的灌木丛中新跑来了一只兔子,它在里面蹦来蹦去,搞得那一片的枝叶都不得安宁。

——是一个怎样奇怪的兔子呢。

弗朗西斯疑惑着。

——是一个会向你打招呼的兔子。

“真、真是个美丽的森林呢!!”

这一句比起问候更像是呐喊或恐吓。弗朗西斯循着声源看下去,发现毛茸茸的一团正站在树旁的灌木丛里,是那只兔子?讲话了?

再紧接着,那毛茸茸的一团又变成了一张稚嫩的少年的脸,带着红晕抿起嘴唇。

因为之前完全没向这边注意,所以喊声的内容并没有听清,但音量倒是领会了,再加上树下的人紧攥着拳头,弗朗西斯无论怎么看,都觉得是来找茬的。

“呃,请问我打扰到您了吗?”

“那、那个,因为!!”

——因为?为什么是因为?完全无视了自己吗?

“因为我已经11岁了!马上就不再是个小孩子了。”


弗朗西斯本就不是个戒备心很强的人,此时一听到少年将‘11岁’与‘小孩子时期的终结’联系到一起,顿觉得有趣又可爱,不禁向下探头打趣道:“再晚一点就来不及了吗?”

“来不及了。”

“做什么呢?”

“和你打招呼。”

“欸?”

“只有小孩子才可以看到精灵啊。”


精灵吗······

树上的弗朗西斯一怔,随即又笑了:“你叫什么名字?”

“亚瑟·柯克兰。”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是一个愿意和你做朋友的精灵,”他在读出自己名字时会用指尖指向自己,声音中充满了笑意,完全包容了刚刚还不知所措的亚瑟。

[2]

在二人成为了朋友后,弗朗西斯还是坐在他那高高的树杈上,一边唱歌,一边眺望,一边想怎么逗自己的新朋友。而亚瑟也依旧待在树下,努力在歌声的间隙中向弗朗西斯搭话。

小亚瑟现在可是很紧张的。他私下中一直认为能够及时看见那样一个好看又干净的人是自己的一种幸运,他甚至觉得自己收到了恩惠,应该回报给精灵些什么。于是他有意无意地对弗朗西斯发问,试图去更多更好地了解他,看他喜欢什么,看自己能够给他什么。

[3]

那是一个非常非常早的清晨,甚至黑夜还没有完全褪去。小亚瑟从自己的家中跑到了森林,他想要在见弗朗西斯前给他编一个花环。

每当亚瑟从下向上仰视精灵时,阳光总会在对方柔软的金发上投下一圈的光晕,犹如光环。好看是好看,但这却让亚瑟感到难受极了。这无疑是对弗朗西斯‘精灵’身份的一种强调,像是无时无刻在对亚瑟说明着他们二人间遥不可及的距离。因此,也许是小孩子的一种狡猾心理,他想用花环来盖住那光芒,想让弗朗西斯看起来更平凡一点,离他更近一点。

亚瑟边走边采。各式各样,凡是他喜欢的通通收集起来。直到太阳有了升起的兆头,他才停下脚步,就地坐下来开始编制。但亚瑟还是把一切想的太简单了,他之前从未编过花环!在努力将所有花朵连成一个圈后,花瓣也都因蹂躏而蔫的差不多了。

有点泄气了。抬头想要望向天空,而抛上去的视线却在途中看到了熟悉的人:“弗朗西斯?”

眼前的背影一怔,好像逃跑被发现了一样不好意思地转过身来:“嗨,亚瑟。”

这可能是亚瑟第一次得以平视精灵。之前在他跑到森林中心时弗朗西斯早就在树杈上坐好了,晚上离别时弗朗西斯也是在树上向他道别。这也是没办法的啊,毕竟精灵就住在森林里。

于是亚瑟迫不及待地跑到对方身前,又只是盯着那精致的面容和华丽的服饰上上下下地看,不知道说什么。

这一举动搞得弗朗西斯十分不好意思,在他看来,这像是一种大人对小孩做错事后的审视,使人喘不过气。

因此在亚瑟“压迫”的目光下,他开始吞吞吐吐地解释起来:“真的是很抱歉······之前因为看你那么确定的样子,就情不自禁地就着你的话说了下去。可能是虚荣心吧,你也看到了,我住在森林的另一侧,每天只是到的比你还早,走的比你还晚罢了。精灵之类的,是在骗你。真的真的非常抱歉。”最后愧疚到鞠下了躬,毕竟这段时间可是把对方耍的团团转。

沉浸在“偶遇弗朗西斯”喜悦中的亚瑟听得一愣一愣,喃喃自语地努力分析着:“抱歉······虚荣心······不是精灵······那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最后结论得出时开心地将花环扣到了对方头上,眯着眼笑了起来,“还有,生日快乐。”


他竟然是这样的喜欢自己。


下一秒,亚瑟不知道为什么清晨的气温徒然增高到好似酷暑,搞不懂为何呼吸遇上阻碍物,面部贴到丝滑的面料。


“你现在还可以和我做朋友吗?”弗朗西斯的声音从上面传来。

“当然。”亚瑟笑着回应了。

[End]

精灵不再是[精灵],[朋友]成为了朋友。

今天的阳光也终于开始入射进森林。

群鸟鸣叫,花苞绽放,露珠滚落。

但再也没有歌声从森林中央,那棵高高的树上传开了。

它变成了笑声在森林中各处穿梭。

                                                                                                                                                                                                                 7.14

                                                                                                                                                                                             愿你永远幸福快乐


评论(2)
热度(18)
©洛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