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告(伪)】[aph/英仏]北雨一场

·起稿于暑假期间

·为了证明自己还活着所以先发上来一些【【。

·完稿大概在十年后!(。

==========

自己很喜欢的一段

  『他仿佛就是感性的化身,整个人都承载了太多的,沉甸甸的情感:一颦一笑,一抬眉一扬唇,便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直触人心。』

==========

《北雨北》

[0]

在位于法国的无名小街区上,我第一次见到了那样一位将高贵与狂妄融于一体的人。蓬松且耀眼的金色短发跟随着微风轻轻飘动;他的服饰,帽子,以及靴子都太过于繁华,阳光经过时甚至会惹人刺眼;他的眼睛很漂亮,漂亮极了。一只被眼罩所遮盖,另一只则拥有着深情的祖母绿。

而那个人,正将视线投注在自己身上。瞧他是那样的专注,好像周边吵闹的一切,以及阻碍在我们面前的人群都消失成空白。

良久,他迈开步子朝我走来。一步又一步,笃定而清晰。

我不禁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迎上了那束目光,紧张又兴奋。

那个人,那个严肃又可怕的人最终走到了我的面前。不可思议地,在那一刻他竟然笑了一下,嘴角的弧度是那样令人沉沦。他向我弯下腰,就像是从舞池中走过来的绅士一般左手向后背去,同时右手伸出。

他对我说:“跟我走吧。”

 

[1]

从上帝视角俯视众生,西方一小片浩瀚的海洋上只孤零零地行驶着一艘木船。虽独自前行着,但却与“寂寞”“可怜”等词搭不上半点边。让我们再回到凡人的视角上来——

“钱,有这么多的钱啊!”

“比这更重要的是如今我们的名声让其他人闻风破胆!”

“哈,这也多亏了我们有幸跟从这样一位船长!”

船长,亚瑟·柯克兰那个伟大的船长!

当事人则坐在船的最高点以及最前端,看身下吵吵闹闹一大片。声音虽嘈杂又过大,但却引不起亚瑟半点的反感之情,或者说,他很喜欢这一切。那些因兴奋而满面通红的人,那些用金币去装满啤酒杯大肆挥舞着的人,那些在几十个小时前受过重伤但笑的万分爽朗的人,都是他亲爱的手下们。

权利地位金钱?这些在亚瑟大船长看来已经是囊中之物,他现在所珍惜的,不过是头顶上飘扬着的那面旗子,面前这些粗鲁又可爱的手下,和这艘承载着他们走过万千英里的船。

于是他站起身来,向前走了几步,待下面安静下来后昂声说道:“我亲爱的兄弟们!我们最近经历了太多,当然!无一例外都是胜利的历程!因此外在下一个停靠处,我想让大家多放松几日以作犒劳。”

此刻亚瑟的语气温柔而缓和,但所获得的欢呼声可不比他带头冲锋陷阵时的少。也是,他们太累了。不仅是体力上,由于四处掠夺过多,他们总是需要时刻绷紧神经以防哪个敌家的偷袭。

而自己也是啊,自己也一样。亚瑟向后一仰坐回了椅子上,身为船长所需要付出的只会多不会少。一直为了掠夺而四处征战不休,等过一些时日停靠了自己要去干什么呢?那些钱用来作什么呢?他竟毫无头绪!这样看来,掠夺也只是单单为了当时的快感吧——真是无药可救。

在亚瑟看来,这一次的小假期对于自己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他内心中并不明白人们为何对于金钱是那样的渴求,他掠夺只是因为人们珍视。他喜欢看那些人拼了命地朝自己扑来,嘶声地喊着,发疯般胡乱地攻击。

自己选择做一名海盗大概也是这样的原因吧。

无休止的刺激,被默许的杀掠,以及与同伴共同奋战的激情。

这些是亚瑟所珍视的。

而这样的他,要在下一个停靠的地方无所事事地待上5天。

那会是一个平静又美好的地方,但与此同时,相信我,亚瑟·柯克兰他绝不会感到无聊。

[2]

这世间总是充满了意外,就在航海士宣布只需1天便可上岸后,老天像是在嘲弄他们般忽然下起了暴风雨,整个海面波涛汹涌,使得他们不得不几番调整方向,待安全下来时,航行方向早就乱得一塌糊涂。

也就是这样,那些早就卯足了劲的手下们还需再多等两天到另一个地方。也就是这样,亚瑟·柯克兰的生活将变得更加有趣。也就是这样,故事终于得以拉开序幕——

 

停靠后。

亚瑟觉得这样的描述毫不夸张:在停船后的1分钟内,自己那样大的一个海盗船上承载着那样多的手下们,全部都钻进了各个店铺各个酒吧,只留他一人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就那样呆杵着实在是过于尴尬,亚瑟再三考虑后选择一边遛弯一边看看有什么感兴趣的事情可做,步伐缓慢神情懈怠的像是个老太太。

正是像万千伟大的爱情故事,又或者是纯真的童话中所描绘的:亚瑟那弧度好看的背脊被柔和的阳光所描摹,纵使街道上的所有人都沐浴在阳光下,但亚瑟超凡脱俗的气质还是让他脱颖而出,仿佛王子一般的存在。你看他穿过那个小道,又踏上那个阶梯。整个动作好似不经意却又仿佛是刻意,最终,与他的公主相遇到一起。

巧合太多,就不能称作巧合了。而是该称为,命运。

亚瑟从高坡上走下,本就不是很宽的道路由于两边布满店铺而显得更加拥挤,许是走得太深了,此时此刻的场景与初下船时的平静美好截然相反:熙攘的人群,吵骂声,停留在路面凹槽处的污水。

而就是那样美好地,在亚瑟心中抱怨着自己糟糕的道路选择时,一抬眸,他便看到了那个命运之神一路将他引导至此,需要去见的人。

那人靠着墙,于两条路的交叉口处,他的金发与自己相比偏于暖色,又由于过长而梳成一个低低的辫子,落在肩上。明明是个男人但面容却比女孩子还要精致,拉着小提琴的动作比女孩子更要优雅。他轻晃着身子,那陶醉的样子让人分不清他究竟是来卖艺还是哪个贵家公子跑到这里来体验生活。

阳光同样泼洒在了那个人的身上,而他与亚瑟一样让人感到无与伦比,但细节之处又并不完全相同。就好似发色一样,亚瑟给人多是一种张扬的王者风范,但那人不同,他令人感受到的更多是圣洁与柔和。

他仿佛就是感性的化身,整个人都承载了太多的,沉甸甸的情感:一颦一笑,一抬眉一扬唇,便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直触人心。

好像只需片刻,那个人便不讲道理地挤入了亚瑟的人生,并迅速蹿升为他珍视的存在。不粗鲁,又不矫情做作,那人所给予众生的感觉是与生俱来的,烙印在骨子里的。

亚瑟不禁向前走去,那一刻,他忽然间有了种可笑的错觉:他成为海盗踏遍世界好似就是为了这一天。

该以怎样的姿态去向他搭话?亚瑟自知就算再掩藏,身为海盗的那种感觉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带出来,使人恐惧。那该怎么办呢?微笑?对,微笑。只要笑出来就一定能把好意传达过去。

于是在他走到那人面前时,便真的百年不遇地笑了一下。这一笑虽是提前考虑过的,但却无半点刻意,亚瑟那一笑完全发自内心——看到了美好的,喜欢的东西,怎么会不令人开心,叫人微笑呢。

借着骨子里霸道劲儿的催促,他以自己能够想到的最虔诚的姿势向面前的人儿发出了邀请:“跟我走吧。”

TBC.

评论(1)
热度(9)
©洛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