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练笔]

两篇超短的看图写话小练习w

第一篇为百合 第二篇意义不明[。


已经几近黄昏,温暖的红色在天际中铺撒开来,但从发丝间吹过的轻风却与其形成了极大的反差——刺骨的冷。

手中握着手机,笨拙地将吹乱了的头发整理至而后,顺着这个动作,我将手臂垂到了身体两侧,尽管手机荧屏上的那段短信还未编写完毕。

 

“喂——阿唯!”对面街道的远方传来了这样的声音,全然不顾忌形象的女生挥着手朝前跑去,栗棕色的长发也随之于空中上上下下。

但前面那个带着白色耳机的女生——大概就是阿唯——并没有听到那因喘气而断断续续的呼喊,自顾自地向前走去。

啊——啊。周边的天空已经几近完全暗了下去,柔软的白云被染上深蓝色,使得那一小块的夕阳像是被挤在了中间,无力般发出橙红色的光照,却丝毫不能排开黑暗。

是追不上了吧?如果阿唯在红绿灯变红前走过街道的话。

“没希望了没希望了。”看着执拗地发着绿光的红绿灯,我观戏似的评论道。

但是,她还在追吗?

 

你看到了吗?即便已经无力战胜黑暗的夕阳,在与海接触的那一刹那——忽然间四方蔓延出耀眼的火焰,随着海平面的延伸,其映射出的光芒点燃了那灰寂色的云朵,发出白色亮光的路灯也不及此刻的耀眼夺目。与之前灰黑沉闷反差太大,似乎周围的一切都被瞬间亮起。温暖的气息于空中氤氲开来。

欸?

变,红了?

我不可置信地盯着那个红绿灯,在阿唯即将踏出的前一秒,忽然改变了光色。

遵守规则的阿唯悻悻地退了回去,而身后的那位女生也得以将二人之间的距离拉近,再加上一声更高分贝的:“阿——唯!”终于使得对方惊讶地摘下耳机向后看去。

刘海已经微湿地贴在了额头上,如此狼狈却还是在迎上阿唯视线的那一刻展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前面的阿唯似乎也理解了事情经过,无可奈何地看着面前这般拼命的女生。

也许是夕阳被海水扩大化的原因吧,我竟真的感受到了一丝暖意。手中紧握着的手机再次被举到面前,退出了短信的界面,而后将屏幕轻贴于耳廓。

“喂——小春吗?我是浅香啦。唔,我喜欢你······真是的不是开玩笑啦?!啊啊都说了是认真的!”

之前还担心因此被对方厌恶的我此刻正气急败坏地在原地跺着脚,但却不可抑制地展开了微笑。

 

“欸?你说也喜欢我?”

“嘛我就知道嘛!我这么帅!”

“唔啊啊我错啦!”

 

自那颗星球传至这个世界的光芒,是不会间断的。

所以,也请你永远不要放弃吧。

被乌云排挤也好,无力发出光芒也罢,总会遇到海洋的。

无论坚持到最后时已经筋疲力尽到了何种地步,都会有大海,让你的那一小块光点,发挥出你意料之外的光芒。



雨水重重地砸击着我的身体,已经完全湿透的衬衫在无时无刻吸走我的热量。抱怨着,又同时扬起嘴角。也是多亏这场雨了,让自己清醒过来。

究竟之前是个怎么样的状态呢?在恢复意识的那一刻便发现自己正在奔跑。很不可思议吧?面前擦身而过的路人全部被自动虚化,眼中唯有那被雨幕护住的人影。我在追赶着她。

在做梦吧?这么不可思议的场景。

但身体上强烈的不适感却又不能再真实

随着奔跑的脚步,肺内的气体变得逐渐稀缺,奔跑的姿态也因劳累而完全不成样,滑稽的像个狗熊——对,这么比喻就恰当了,像是她拿着一条绳子悠哉地打着伞散步,而身后被牵着的我便狼狈无比地追赶着。可笑的是,似乎永远也追不上。

 

在我连滚带爬几近摔倒时,她停下了脚步。

没有了[绳子那一头]的勒束,我也得以暂缓休息,但我并没有跌坐于地上调整呼吸。

模糊的视野中,湿滑的台阶下是一条诡异的,通往森林中的小道,两侧莫名地摆放上了刺眼的路标。在路灯与乌云的笼罩下,我眼中的世界,变成了深浅不一的冷蓝色。四周因此而变得很亮很亮,可心底发出的恐惧感却不减反升。

 

楼梯旁张牙舞爪的秃枝在欢迎着我的到来,路标也像是执事般于两边恭候着我。不知是不是我想象力过于丰富的缘故,甚至乌云都排列成了[向前]的感觉。

在此蛊惑下,我迈出了脚步。

在我后脚脚跟已然抬起时,我恍然发现,那个远方的人影,微微侧过了身,雨伞随着这个动作向后靠去,她,朝着我的方向,昂起了头。

像是在轻念着:

“快点过来吧。”

评论(14)
热度(3)
©洛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