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之家]谎言森林


·以魔女之家为基础

·只看过实况所以可能有一些地方与原著有些出入望谅解

·后面写的可能有点小仓促×

《谎言森林》

到底怎样去定义[爱]呢?

 

怎么样,才算作是[爱]你呢?

 

一直和你嬉戏玩耍的同伴是爱你的,将你养大给予你衣食的父母是爱你的。

 

我原来也这样认为。

 

但当我刺痛着的嗓子咳出鲜血,整个人虚弱的跟个废人毫无区别时我才醒悟过来。

 

不,不是的,这些都不是[爱]

 

[爱]你的同伴不会在此刻嘟囔着“那个人患了奇怪的病啊离她远一点别被传染了。”[爱]你的父母不会想着治疗这个病比起提供衣食住行实在是麻烦太多,于是弃你于不顾。

 

所以,没有人和我玩,爸爸妈妈都不[爱]我。

 

也没有人[爱]我

 

[1]

 

今天也是和往日一样望着一片黑暗发呆,偶尔会爬到窗边掀起厚重窗帘的一角,窥望外界,的一堵秃墙。

 

不被允许外出,因为怕自己祸害了其他人。

 

呆在家中最偏僻的储物室,完全没有时间概念,但大致可以从送来的食物辨别出来。有面包的是早饭,午饭一般丰盛一些,晚饭会给一个苹果。

 

活得跟家畜区别不大。

 

在黑暗的环境里,从发自内心的恐惧到狂躁不安最终归于平静。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度过的。我本以为自己就会这样安静地躺着,直至生命被这不知是什么的该死病症夺走。

 

但我错了。

 

原来平静并不是一切的终结。

 

那天,当食物送来时,我无意朝门的方向瞥了一眼,霎时间瞳眸被门外暖黄色的光芒所覆盖,一种前所未有的想法借着这光芒生根发芽:想要离开这里,想要出去。

 

就算自己是被锁在这里,就算自己的身体得了重病,都没关系。

 

从心中喷涌而出的对外界的渴求与欲望让我激动不已,一刻都不想再耽搁。

 

咬了一口苹果后分析道:“看来是晚上咯?”晚上的话,就容易行动多了啊。

 

我伸手将睡觉时躺着的柜子打开,扑面而来的尘土加剧了我的咳嗽,但这都不重要。摸索了一番后竟在小小的柜子中找到了一把老式水果刀。单看起来可能毫无威力,但对付面前这扇破旧不堪的老木门是够了吧?只要开出一个七岁小孩子能够通过的洞就好了。

 

当门缝外的世界变得和屋内一样漆黑时,我将水果刀用力捅向了木门。木头被破坏的声音大到出乎意料,确认没有人听到后我才再次小心翼翼地将刀柄向下滑动。

 

用尽全力才划出了一个大致轮廓,感到气恼的我发泄一样将身子用力撞去。却没成想自己这一撞直接带着木板滚了出去。看来是高估其坚硬程度了。

 

我狼狈地蹭了一脸泥土,怔愣了半天才醒悟过来,自己其实都没有生活在家中,而是家外废弃的小木屋,怪不得那么破旧,怪不得下雨时能够清晰地听到“啪嗒啪嗒”的雨滴声,怪不得那刺骨的寒冷这般真实。

 

自己就是降生在这样的一个家庭之中。

 

我简单将脸上的泥土擦去。抬头望向身旁巨大的别墅。本应毅然决然地离开这里,但莫明地,想要再进到里面一下,一下就好。

 

但是,自己想要去干什么呢?——思考这个问题的同时已经从一扇未锁的窗户中翻了进去。

 

不需要弄明白想要干什么,因为自己[想],所以我就要为了自己去[完成]。

 

既然是夜里,那么也不必偷偷摸摸的。于是我边思考着以后怎么办,边于家中闲逛。

 

也许是长久以来生活在黑暗中的原因,对于黑暗已经产生了完全的信任感,又或者说是思考问题思考的过于认真。总之当身前三米开外的灯光亮起时,我是完完全全被吓了一下。

 

当然,只穿着内裤,正要去洗手间的男人也是一样。

 

不过男人显然很快恢复了镇定。暗骂了一声后指着我说:“你,理我再远一点,然后站在那里别动。等会儿我看着你回去。他妈的木门还锁不住你了是吧?”

 

但此刻的我,听不到他说的话语。听不到。全部都听不到。

 

大脑被那个声音占满了。

 

在看到男人的那一瞬间我便反映了过来,自己想要回到家中的原因。

 

我下意识拖沓着步子向前迈了一步,在听到男人“该死的让你离我远点!”的骂声后像是被激醒了一般,只是在原地愣了一秒,便以自己能够达到最快的速度向男人冲去。

 

不顾他的骂声。

 

不顾自己身体的疼痛。

 

也不顾他抬起脚想要把自己踹开。

 

脚尖用力地蹬向地面,直视着男人厌恶却又有些惊恐的眼神,然后——

 

将始终紧紧握着的水果刀用力捅进了男人的心脏。还不忘用小手捂住嘴。

 

脑中的声音像是宣告胜利一般愈发增大起来:“杀掉他!杀掉他们!他们都该死!”

 

微喘着气面对身前血淋淋的尸体,没有任何恐惧反而“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这就是自己回到家中的原因了,为了杀死这对将自己抛弃在漆黑的木屋中的男女。

 

之后,比起男人,熟睡着的女人更是轻而易举地便杀死了。

 

我将沾上献血的睡衣脱掉,将水果刀丢在地板上,到衣柜中随便扯了一件大一号的裙子后踩着男人的尸体走进了卫生间。一点也不喜欢血腥味啊?要洗得干干净净才行。

 

[2]

 

确保身上没有一丁点血腥味后我才踱步走出了家门。

 

“放把火烧了算了,这种家。”

 

感到诧异的我低头看去,是黑猫?黑猫在跟我讲话?对于此刻的不合常理没有丝毫惊吓,反倒赞成地点点头:“好主意。”

 

看起来黑猫反而被我的回复以及我立刻去杂物室找出汽油的行为吓到,在原地看着我将家中里里外外洒满了汽油后才蹦到我身边;“其实怂恿你烧了家是防止你生气,刚刚我把你父母的灵魂吃掉了。不过现在看起来你对他们是一点感情也没有啊。真是个有趣的小姑娘呢。”

 

笑着将手中的一把火柴扔进汽油中,而后头也不回地走出庭院。倒是黑猫,竟跟了过来,它为了跟紧我而变成小跑:“呐小姑娘,你让我吃了灵魂,我可要感谢你啊。”

 

“哦?灵魂这种东西可是很难获得的啊?你也要给我等价的回报才行。”实际上根本对灵魂没什么概念。

 

“总之跟我来吧,你绝对,绝对不会失望的。”

 

“好。”反正自己如今去哪儿都无差。

 

该怎么形容自己跟着黑猫走了一小时后的心情呢?大概是“喔——!”的这种感觉吧。想必你们肯定能够理解的,走进森林深处后,四周都是一片绿色,杂草丛生,本已不抱什么希望的你突然发现眼前深绿色的树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座精致的洋馆。

 

森林中居然有座洋馆,我居然都不知道、道······倒也对呢,毕竟很久没有外出了。

 

“这就是回礼咯。”黑猫轻描淡写地对我说道。

 

虽然心中对于这样一座森林中属于自己的洋馆兴奋至极,但此刻还是努力平静下来,弯下腰对黑猫说:“嗯,那第二个灵魂的回礼呢?”

 

黑猫显然愣了一下,而后轻笑出声:“当然还有第二个咯。你将成为魔女。”

 

“欸?什么嘛。”

 

“别着急啊。如果啊,你能让我吃到更多的灵魂,我就把[能治病]的魔法交给你。你就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了。”

 

“那还真是抱歉呢,在我看来,我现在完全可以不要这所洋馆自己去潇洒,自己去自由自在的生活。反正身体上的这点疼痛我还是可以忍······”话未说完,我便忽然感到身体像是被刺穿一般,无力感铺天盖地般袭来,完全没有防备的我便直接硬生生的摔到了草坪上。

 

“小姑娘啊,自知之明还是要有的。刚刚是为了给你回礼,才[帮你]走到这座洋馆前的”黑猫无奈地叹了口气,“也不想想吗?杀了两个人又把房子烧了你这身子怎么可能承受得住啊?”

 

此刻的我连反驳都做不到,只得趴在草坪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同时试图习惯这般更加剧烈的疼痛。

 

“三天,三天后你离开我的魔法连走路都做不到。你懂了吗?现在离开的话倒是能死到更远一点的地方。”

 

[想要出去,想要到外界去看一看]这样心愿便被轻易否定了,刚刚全力以赴的奋斗也显得毫无用处。毕竟还是个七岁的孩子,听至此便感到鼻子发酸:“那怎么办,我连路都走不了怎么提供给你灵魂。到头来还不是死掉。”

 

“接受这个[回礼]的话,我会让你可以在洋馆内自由活动,虽然不能减免你的疼痛吧,但至少你是可以行动的咯。”

 

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得到了一些后又渴望获取更多。明明前一个小时心里所想的不过是[想要出去],此刻却变成了[想要更长远地活下去,想要快乐、幸福地活下去]。

 

贪婪的思想,但又无法扼杀,只能任其发展。

 

我咬了咬唇,又轻声开口:“好。”

 

[3]

完全没有了时间概念,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待了多长时间,总之自己是已经完全习惯住在洋馆中的这种生活了。

 

算是吧。

 

我坐在房屋的门口前,怔愣地望向屋内的一群尸体。有化为白骨的,也有散发出腐烂气息的肉体,我静静地呼入吸出那些令他人作呕的空气。

 

“太慢了。还不够。”我将头埋进了手臂中。衣料中的气息扑面而来,是和周围无差的,血腥味。

 

都是我杀的,这些人。有为家中生计而到此打猎的猎人,有结伴来玩的青年,也有迷路的孩童。而他们无一例外错误地走进了我的洋馆——我将这种行为定义为错误。

 

我还记得,那个带着一篮子水果到这里拜访的妇人。那是我杀的第一个人。她大概是无意间发现了这里,认为洋馆很漂亮所以才来拜访。

 

我那时候还是有些犹豫的,我没有撒谎。毕竟是要杀掉一个跟自己毫无关系的人。无法当机立断下手的我将她带进了洋馆内,也许是我太过纠结何时、以及如何下手的原因,最后直接把她带到餐厅旁的厨房中了。因为她对我说着什么:“让你尝尝我的手艺吧?”

 

于是我站在一边,看着在案板上切割食物的她,以为能见到什么厉害的独门绝活。也许是太过期待了,我始终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好啦,不要一直盯着我咯?很快就会好的,保准你喜欢!”她不好意思般扭过头对我笑道。

 

有点像母亲。不是自己杀死的那个女人,而是普通家庭中的那种母亲。看到站在厨房门口,对食物嘴馋的孩子盯着自己,而后宠溺般说出这样的话。

 

喜欢这种感觉。无法否定当时产生了这种想法。

 

“不、不对。”指尖硬生生地掐进了皮肤中,试图以这种形式警示自己,让自己变得清醒。

 

“欸?”看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我,她走了过来,“出去等啦,你这样看着我感觉很奇怪耶。”

 

她揉了揉我的头发。

 

而我从右手边的架子上抽出水果刀向她捅去。

 

我无法扼杀想法,但我一定会以其他形式从根本将其断绝。

 

抬头向上看去,我本以为自己会有负罪感,会自责会愧疚。但是,当我看到那张混杂着惊讶、不解、恐慌的脸时,我居然毫无感觉。理所应当般,我看着她向我跪下,而后上半身重重击向地面。

 

经历过第一次,往后连一开始的犹豫都消失不见。

 

甚至不屑于自己动手,我只需向他们发出[来房子里玩吧]的邀请,这栋房子便会用各种奇怪的机关 帮我杀死他们。因为这是魔女的家啊,这是一座吞噬人类的房子。

 

而我,就是这里的主人。

 

[4]

一个人的生活显然自由了很多,心情好就在洋馆中随便转转,心情不好就会几乎在睡上18个小时。但即便是这样懒散的我,也会有一项每天的固定活动——打理庭院。此刻我正为蔷薇喷洒清水。

 

“很适合养花啊你,搞得这里都快能称之为{生机勃勃]了”黑色的一团突然从身旁冒出来。

 

“嗯,为了吸引更多人过来。”

 

“啊啊,真是个冷淡又现实的小姑娘,这样可不讨人类的喜欢啊。”

 

“反正也没有人喜欢我。”神情一成不变地盯着蔷薇,语气也平淡得波澜不惊,但声调却不由自主地低了下去。

 

“我喜欢你······”被瞪了一眼后立刻闭嘴,“好了好了,我是想来告诉你[能治病]的魔法啦。”

 

“欸?!”完全没有预料到会变成此等有价值的对话,惊讶的我立马弯下腰直视黑猫,“终、终于够了吗?可以到外面去了吗?”

 

似乎是终于得到了我的正视,坐在树桩上的黑猫立刻昂起头,故作神秘般压低了声音:“就是和另外一个人交换身体。”

 

是完全没有意料到的方法。一直以为[能治病]指的就是表面意义上,将自己身体的病症治好,但最终却是将身体和他人调换。有种被骗了的感觉,但事实上自己也完全没有吃亏。

 

“小姑娘这个魔法可是很厉害的,相当于[你]可以永远都不死去。”见我没有回应,黑猫又自顾自继续说下去,“这是一个由[信任]构架起的魔法,所以与你交换身体的那个人一定要完全[信任]你。”

 

“要去······交朋友吗?”即便与自己的初衷偏差了太多,我还是接受了这个回礼。

 

“朋友恋人干女儿什么都可以啊。自己加油吧。”黑猫转过身从树桩上跳了下去,向森林中走去,只剩下我保持着双手撑膝弯腰的动作,良久,我才僵硬地将头转向大门的方向,直勾勾地望向外界:

 

我的幸运儿,你什么时候会来呢?

 

[5]

 

悉心培养的蔷薇终于有了成效。

 

门外的女孩子把金色的头发扎成了三股辫,带点婴儿肥的脸上有着一双碧绿的瞳眸,怯怯地对我说:“您好。那个,我似乎是迷路了的样子。之后跟着很浓的蔷薇香找到了这里,您能带我走出去吗?”

 

一直以来期盼的牺牲品终于到来,无法抑制住的喜悦让我扬起嘴角,又继而展开一个完美的笑容,彻底撇开平日的腐烂阴暗,身后迎来一阵清风,将我浅紫色的长发微微吹起:“在这之前,来我家坐坐吧。”

 

女孩子白嫩的脸颊上立刻泛起红晕:“可以吗?!这么漂亮的洋馆。”

 

我笑了笑牵过她的手作为无声的回答,配合着她的步伐走进了庭院。

 

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人,与其他女孩子一样会对于新鲜事物感到好奇,遇到蟑螂老鼠会被吓到,同时也保持着她这个年龄的纯真,单纯到冒傻气。挺可爱,也很好骗。

 

“看到那颗暗红色的树了吗?然后一直向右走就出去了。”竭尽全力将上半身从窗户探了出去,手指在空中指指画画。

 

“唔,到了森林里还是会完全找不到路啊,果然还是麻烦你送我一趟好了。还是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她以严肃的申请至少我,“爱莲你会路痴得找不到回来的路吗噗!”

 

如你所见,此刻的我已经和面前的这个女孩——薇奥拉,熟络到这般互相打趣的程度了。

 

“咱们两个比起来谁比较路痴啊?”我故作气恼地看着她,却又立马被那一副‘知道你不会真生气’的表情给逗笑。捋了捋挡住视线的发丝,语气忽然沉了下来,”出不去的哦,我。“指尖指向自己。

 

“为什么?”

 

“患了非常严重的病,可怕到连路都走不了。不过啊,我是很厉害的魔女哦,所以在洋馆中待着虽然身体还是会很痛,但自由活动是没有问题的。出去的话基本上就跟全身残废没什么区别。”

 

“欸?好可怜。”居然这么简单就相信自己了吗?本来还准备了一大堆说辞。

 

“也算是习惯了吧。不过,我知道怎么送你回家了”刚刚回忆起自己是个魔女的我得意洋洋地挺直了身子,在手臂向窗外扬开的同时,像是撒下什么东西一般张开了手掌。瞬间一条友鲜红铺开的道路取代了原先的树丛。看着她一脸目瞪口呆的样子,心中竟真忍不住骄傲起来,拍了拍她的投,“快点回去吧,一会儿天色该暗下来了。”

 

看来这丫头是真的挺崇拜我的。像是听到指令一般,薇奥拉用力点了点头,赶紧转身向一楼的大门跑去。不一会儿便看到了小小的她出现在庭院中。

 

“我们可以算作是朋友吗?”我在二楼朝她喊道。

 

“当然啦!

 

会,再来找你玩的!”

 

我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会和你成为好朋友的,会让你喜欢上我的,会让你对我有完全信任的。我亲爱的,薇奥拉。

 

从我的角度,可以看到这样一番景象:在蹦跳着回家的少女身后,花丛迅速像是被燃烧殆尽一般化成紫黑色的一片。

 

这个世界啊,实质上也是这般的黑暗哦。

 

[6]

我亲爱的薇奥拉,每次见面都抑制不住地想对你下手。但我知道,我必须忍耐。我需要让你[完全]信任我,我不能有丝毫失误。我要更加快乐、幸福地活下去。

 

“欢迎,小薇。今天有蛋糕哦”我坐在长桌后面,对已经完全熟悉这座洋馆的小薇笑道。虽然一般来说吃饭都是面对面的没错,但为了表示亲密,我还是拍了拍身旁的座椅,示意她坐下,“先来点茶怎么样?”

 

我努力表现得如同一个完美的闺蜜,轻握住泛着琉璃光泽的茶壶,将温热的红茶以上下正好的高度倾倒进二人款式相同的茶杯。接着又礼貌性地将糖罐推给薇奥拉。

 

她却丝毫没有拘谨地咧开嘴笑了笑,而后拿起金色的汤匙,舀起几块方糖,却放进了我的茶杯中:“爱莲喜欢甜的东西嘛。对了,我也带了饼干来哦。”

 

我无可奈何地点点头,轻叹一声:“你啊,真了解我。”随后摇了摇手边金属光泽的铃铛,在铃声落下的同时,厨师推着装了蛋糕的手推车走了过来。

 

已经万事俱备了,茶会也就可以开始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对话变成了她叙述我附和。虽说也对,自己在这种小地方待着一天下来能有什么事情可说的?不过这到没什么不好,这样一来我的工作就变成点点头“嗯”几声这样简单了。

 

“呐呐爱莲,你知道吗,森林深处住着一个帅气的男孩哦”边说边挖起一勺蛋糕,“有一次我迷路了,他帮了我大忙呢。”

 

看啊,她神情中对于偶遇的激动之情,她上扬的眉毛与嘴角,睁大的双眼。将精致的脸蛋数倍放大,无论从哪一个方面分析,我所看到的,都只是炫耀的神情。

 

不止一次地思考过,为什么是我摊上这种事情。为什么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可以拥有幸福家庭,可以因与帅哥偶遇而兴奋的那个女生,是你而不是我。天平上的一端忽然间重重地向下方砸去,而另一段便这样无能为力地被扬至空中。

 

心中的那个天平,彻底失衡了。

 

清楚的知道失衡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这次。如同已经鼓到有些透明的气球一般,只需扎一个针孔,所有的气体都会争先恐后地喷涌而出。

 

我一点也不想和你做朋友,我不喜欢你,我讨厌你,我嫉妒你,我恨你。

 

恶毒的想法贯彻每一丝的神经。

 

我希望你去死。

 

“怎么了吗,爱莲?”

 

合上眼,又再次挣开。直视着薇奥拉,硬生生地扯开了一个笑容:“什么事也没有哦。”

 

我希望你去死,但我却偏偏要每时每刻对你微笑,温柔相待。像个合格的闺蜜一样。

 

真是可悲。

 

<真是有趣啊,你,不,你们。>飘渺间我忽然听到空中传来的这样一句话。

 

感到警惕的我立刻以魔法的方式询问黑猫

 

<……是你吗,黑猫?>

 

<什么是我吗?>听到他懒懒散散地这样回复了,他没有察觉到?

 

多疑了吗?

 

算了,现在的话,还是正事重要。

 

为了此刻准备了很久,所以在开口时甚至要努力抑制住声音因激动而产生的颤抖:

 

“呐小薇,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对不对?”

 

“嗯。”

 

“那就,和我交换一天身体吧。我啊,非常非常的,想要到外面去看看呢。”

 

[7]

 

在那之前我便清晰的知道了结果——她一定会听我的愿望的,因为她非常温柔,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怀疑。

 

今天上午,我终于盼到了薇奥拉的来到。

 

“快点开始吧,爱莲你一定要开心地去转一转啊,外面真的很好玩的。”薇奥拉甚至表露得比我还激动。

 

“好啦好啦,在床上坐好,要开始了哦?”

 

紫色的魔法阵于地板上生成,我像是指挥着一场戏剧般谨慎地操作着魔法。

 

——如果和我交换身体,小薇会大吃一惊吧。我的身体这里那里都坏了,全身都很痛啊。虽然我已经习惯了,但是她应该忍受不了吧。

 

当我听到薇奥拉惨叫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成功了。一瞬间身体变得前所未有的舒适。再也不要还回去咯。

 

——会痛得哭喊出来吧。

 

“小薇。很感谢你哦,这是瓶止痛药。”

 

——如果那样,就让她喝药吧。

“烧掉喉咙的药”

声音就不会发出来了
因为不想听到自己的惨叫嘛
只要骗她这是止痛的
她一定会喝下吧

 

我看见薇奥拉扭曲着面部,张大了嘴却只能断断续续地发出几个音节。

 

“ai······lian"

 

“哈哈哈哈哈哈很痛苦吧?!这就是我每一分每一秒的感受!啊-啊,用我的声音来喊我的名字还真是讨厌呢?为了补偿我,就把这个可爱的身体送给我好了,薇奥拉酱~哈哈哈哈哈哈。”

 

——这样,我就能从这个房间逃出去吧
来到院子里全身都能感受到风的气息
肯定很舒服吧!

我看见薇奥拉痛苦地想要朝我伸出手来,但她却一次次抓空。甚至因为这个大幅度的动作,她整个人从床上摔了下来。

 

——对了
在她来之前,把眼睛挖出来吧,把双腿砍掉吧。
换成我的身体后小薇她
会在绝望中死去的吧

 

我开心地在原地转了个圈,洁白的裙子也随之划开了一个美丽的弧度。三股辫子随着我蹦跳的脚步上上下下。

 

——啊啊,小薇
我的“朋友”
温柔。可爱。惹人怜爱
以及愚蠢的
我的朋友”

 

蹦跳着离开了洋馆。当踏出的那一刻,皮肤没有任何灼痛感,也没有感到丝毫的无力。所以说——终于可以从这里走出去了吗?我。

 

“虽然她现在已经快死了。”当听到黑猫的声音时,我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我知道,他的出现绝不意味着什么好事“但她还是得到了你身体中残余的一点魔法。”

 

耳边忽然回荡起薇奥拉断断续续的哭喊声:“huan·····gei······wo.”意识一瞬间被抽离走,眼前变得漆黑一片。

 

这家伙,无意间对自己使用了魔法啊。

 

自己会怎么样呢?

 

[8]

草坪的柔软触感,泥土的清新气息,萦绕于耳边的鸟鸣声。感官神经一路传达至大脑,几经分析大致得出了自己此刻正躺在草坪上的结论。但无论感官有多么敏感,判断力有多么敏锐,能够搞清周边情况的最直观做法,还是应该,睁开眼睛吧。

 

我望向外界的世界,强忍着头痛站了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自己的两侧被茂密的深绿色森林所包围。轻柔的风中带来了浓重蔷薇花的芳香。

 

所以,因为不希望自己跑走,所以只是让自己昏迷了吗?还真是无意间的潜意识行为呢。

 

但令人发毛的是,我看到了,那只黑猫仍然蹲在那个树桩上。它注视着我向森林外出走去。

 

“果然还是,不行吗。”面对着挡在面前的,并且比自身还要高出许多的怪物般的蔷薇丛,即便在草丛中幸运地找到了把破旧的剪刀,几番尝试后也只能在花茎上留下浅绿色的痕迹。如果不把这些蔷薇剪掉,似乎就没有办法再往前行进了呢。

 

气恼的我不禁垂下头叹了口气,随之像是决定般向后看去。只能这样了吧,再次进到那边去。还真是一点选择的余地都没有呢。

 

 “呀!”黑色的一团凭空从右侧蹦出,刚刚明明还在树桩上的。

 

“欸?!”虽然吓得向后退了一步,但仍然是一副淡然的表情没变。

 

地上的黑猫伸出柔软的舌头舔舐着绒毛,懒散地说道:“反正你也回不去了,进到房屋里看看吧。”

 

就算它不这么说,也是这样打算的:进去,拿把锋利点的刀出来,砍掉蔷薇,走出森林。

 

再次确认了一遍行程感到更加安心。深吸一口气便毫不犹豫地迈开步子,从黑猫身边绕了过去,走进房子。

 

身后地黑猫耷拉着脑袋跟了上去,心中懊恼着自己做错了什么惹得小姑娘这般无视。

 

[9]

从洋馆的正门进入后,发现昏暗的房间中只有一扇正对着自己的门,除了那扇木门,再无他物。

 

与印象中的样子不符,感到诡异的我慌乱地背过身,紧按下门把后用力地前后晃动了不下十次,木门却没有被我推拉开。

 

“打不开呢······可是,真的不想回来了啊。”呢喃着,却又无可奈何地咬着嘴唇转过身,重新面对起这个房间。现在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苦笑着提起步伐,走进了房子中唯一的一扇门内。

 

而那个屋子中,除了一滩血迹外,只有一张贴在墙上的纸了,上面写着——

来房间找我玩吧。

 

“你还真是,永远都玩不够呢。”这样自言自语地回复了。

 

确认了再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后,从那个房间内走了出来。不情不愿地再次发现了身旁的一团黑。

 

“呀!因为觉得会很有趣。所以跟过来了呢!”

 

······随你便。

 

“不过你刚刚是从哪里出来的,吓了我一条啊。”

 

······就是从你后面的那扇门出来的啊?不然我是鬼吗凭空出现?

 

无可奈何地想要吼回去,在侧过身后却发现刚刚的那扇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光洁的墙面。而且,发生变化的不止一处。昏暗的房子已被摇曳的烛光点亮,同时两侧也出现了不同的通道。

 

“所以说,只有进入了那个房间后才能继续前行吗?房间里的话,肯定是想让自己看到那张纸条的吧?”隐隐地,我忽然对这所诡异且阴森的房间放下了防备。它是在引导着我呢,引导着我,以最顺利的途径到达······一个地方。

 

是哪里呢?

 

这样分析着的我,想起了刚刚房间里的纸条。

 

[来房间找我玩吧]

 

没错了,自己最终要到达的地方,就是那个房间。

 

那个,薇奥拉被欺骗的房间。

 

笑着摇了摇头,再度提起步伐,向房屋更深处迈进。从没有考虑过那个房间是一个陷阱,这座房子,自己一直和她在这此玩耍的房子,自己熟悉不过的房子,是绝对不可能害自己的。

 

“啊啊真是的,看来如果不把她杀掉的话,自己就走不出去了呢。”轻车熟路地走到了最终的房屋面前,深吸一口起后拧开了门把。

 

拖着血淋淋半截身体的薇奥拉就这样出现在我面前,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huan······gei······wo”还是一成不变的话吗?

 

略有些反感的我看到她拼命向自己伸过来的手,忽然起了一个念头。

 

故意没有跑起来而只是快走,刻意让薇奥拉与自己保持着一定距离,让她想要努力追上自己。

 

魔法什么的只要离开洋馆就会消失不见吧?自己就能逃出去了吧?她这具身体,在脱离洋馆后,也会残废的不成样子吧?

 

抱着这样的心态,我在踏出洋馆门口的那一瞬间,回头向她笑了:“来吧,我亲爱的薇奥拉。”

 

当我察觉到身后拖蹭着泥土的声音戛然停止时,我并没有继续向前跑去,反而同样停了下来,转过身走到了已经耗费完全部力气的薇奥拉的面前。

 

弯下腰,对她耳语道:“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和你成为朋友,我恨不得你去死。”

 

意想不到的,我并未看到她有任何愤恨,取而代之的是空洞的眼睛中留下了泪水,断断续续地以不完整的发音拼出这样一句话:“为什么。”

 

居然问我为什么,到最后都是这般愚蠢吗?

 

“薇奥拉?”

 

好听的男声打断了我的思绪,转过头发现他正一脸担忧地朝我走来。心中已经认定这就是小薇原来跟自己说过的那个男孩——莱了。

 

“莱?”嘲讽的神情在转过头的一瞬间换为了无助与不知所措,跌跌撞撞地向莱跑了过去。

 

“这······这是什么?发生什么了?”

 

我没有回复,只是紧紧地抓住了莱的衣袖,拼命地摇了摇头。试图以这种形式表现出自己的害怕。

 

“怪、怪物!”随着莱喊出这句话,我感到自己被甩开,而后又被护到了身后,再睁眼,才发现莱已经将小刀捅进了薇奥拉的头部。但他却一动不动地盯着那个[怪物]

 

“莱?”我颤抖着声音轻声询问。

 

“没关系了,你不用害怕了,这个怪物已经死了,她已经死了。我们回去吧”他说了我们。

 

“啊,真是太好了。”即便已经很累了,我还是用力扬起了嘴角。这么长时间,都挺过来了,自己终于可以达成[想要更长远地活下去,想要快乐、幸福地活下去]这个心愿了。

 

真是,太好了。

 

“莱,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这句话我说的很仓促,但也很小心翼翼。我想要到更远的地方去,同时我也不想再看到那只黑猫了,永远也不,“刚刚吓到你了吗?你脸色很不好。”

 

“不,我没事。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真的是个,非常好的男孩子啊。这个赠品真得感谢你呢,薇奥拉。

 

我发自内心地感到愉快,于是大着胆子牵过了莱的手,“那我们走吧。”

 

在穿越四周如同鬼爪一般树枝的森林时,他会握住我的手对我说:“没关系的哟,我会保护你的,所以不用怕。”

 

他怕我冷于是会脱下长风衣盖到我的身上。

 

他会因为我累了所以背着我走。

 

他会对我说:“呐,薇奥拉。我会,一直保护你。一直,在你身边的哦。”

 

这,就是被[爱]的感觉吧。真是好呢。终于也有人来[爱]自己了。这样一来,就能幸福下去了吧。

 

[10]

“莱,莱!”我大幅度挥舞着手臂,试图吸引他的注意。

 

但对方却双手插着兜,嘴中叼着根草叶,完全是个小混混的样子懒散地走了过来。

 

“噗,你这样子真可爱欸。”忍不住对男生下了‘可爱’的定义。

 

“哪有。”果然,被一脸傲娇地反驳了。

 

我却毫不在意那张装出来的臭脸,讨好般举起盘子:“快尝尝看。”

 

“唔,好难吃。”夸张到皱起了眉头。

 

“啊?”没有得到预料之中的答案,语调一下子低了下来。郁闷地自己用筷子在盘中戳来戳去,却听到了男生忍不住的笑声。

 

“有、有什么好笑的啦,我可是很~用心地在做啊。”是真的很认真欸!

 

“没有啦,其实很好吃的哦。”迎合着阳光咧开了一个笑容,同时伸手揉了揉我的金发。

 

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怔了两秒后才无可奈何地锤了他一下。

 

“讨厌啦,果然是骗我的。莱你真是讨!厌!啦!”将上半身探了过去,试图以严肃的表情正视对方。但终是忍不住转露出了大大的笑容,靠在莱身上一起笑了起来。又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兴奋地摇了摇莱的肩膀:“莱啊,莱。”你应该知道我想说什么吧?

 

“别想了,我是不会和你一起回家的。”

 

“怎么这样——!”被果断回绝后明白一点商量的余地也没有,于是闷着气扭头收拾起空盘子来。

 

“上次差点被你爸爸可怕的目光戳出窟窿来,我可不要再来一次了。”莱从我身边探出,边解释边简单收拾了几个盘子。

 

“知道了啦。”我不满地小声嘟囔,随即忽然直起了腰,金色的辫子随着我的动作上下摆动,“那你要保证,今后会一~直~在我身边哦。”

 

“说过好多遍了啊……”

 

“······”那又怎样啦!

 

“好啦,那个,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哦。”

 

“就知道莱最好了!”愿望被满足,立刻扑过去将莱抱住。

 

你们看啊,就算是我,最终也得到幸福了哦?我终于也,能得到这样的生活了呢。

 

[11]

一切的一切都以几近完美的方式运作了起来,我有了[爱]我的父亲,[爱]我的伙伴,以及[爱]我的莱。

 

阳光随着树叶缝隙的变化斑斑点点地投到我们身上,身旁便是沁人的花香。我将头靠在莱的肩上,与他一同享受这美好的下午。

 

明明是炎热的夏季,却没有听到夏虫的鸣叫,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安静且美好。

 

氛围恰到好处。

 

“莱啊,有句话,一直想对你说。”不知从哪里借来的勇气,突然这样开口。

 

“嗯?你说。”

 

“莱,那个,我啊······”从他的肩膀上离开,总觉得只有正视着他才能清晰地表达自己的心意。

“我啊,最喜欢莱了。”能够明显感到脸变得发烫,但又执拗地盯着对方的双眼。

 

“嗯嗯,我也是哦。我也,最喜欢爱莲了。”

 

他刚刚······说了什么?

 

身体一瞬间僵持在那里,脸上还保持着上一秒露出的笑容。我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但我心中清楚,一定很可笑才对。那种自以为得到幸福最后却被摆了一道的吃瘪样。

 

“莱?你刚刚,说什么?”我一遍遍地深吸气,试图麻痹自己的思考。刚刚那只是幻听,对吧?

 

“我说啊”他脸上换作一副戏谑又残忍的笑容,“我也最喜欢爱莲了。”

 

这种感觉,这种可怕的感觉······

 

我立刻与他扯开一段距离,绝望至底反而让我变得理智。

 

“黑猫?”

 

“很遗憾不是哦,我可不是那只没品的黑猫。”

 

“你······为什么,你······”指尖扣进了泥土之中,所谓幸福只不过是妄想。名为悲痛的刀子硬生生地刺穿心脏,同时在里面不断搅动着。

 

“啊,就是这种感觉,就是这种感觉丛恿我加入你无聊的计划里的。”他在······说什么,“就是这种有趣的感觉。你要知道,身为一个恶魔,漫长的生命简直无聊到让人发疯。我当然是很饿啦,但是为了将这场闹剧旁观到底,我才会帮薇奥拉找到你的城堡、帮你杀掉薇奥拉。薇奥拉其实是个很~有意思的小姑娘哦,如果不是为了帮你,我可是绝~对不会杀掉她的。你要心怀感恩哦。”

 

只是为了耍自己吗?单单是因为这样一个理由?!

 

“你!你这个混蛋!”恼怒已经完全冲淡了理性,我下意识站起身朝他冲去。

 

紧接着,我发现了自己身体突然腾空,四肢因过紧的束缚而感到疼痛。我不可置信地向四周望去——是他在利用四周的草将我制伏。

 

“放开,放开我!我要活下去!我要活下去!”声音已经被撕破,视野被泪水所模糊。我可是一路坚持到现在的啊,我,我也付出了很多努力啊!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我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个身体,我,我不过是想好好活下去啊!”终于喉咙间发出了哭腔,哭泣的声音将后面的话语无限模糊。

 

这么简单的愿望,真的,永远无法达到吗?

 

我一遍遍无助地哭喊着,耳边早已听不到莱说着什么。

 

当我感觉到头部被獠牙用力挤压时,终于清晰地喊出了最后的话:“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不要就这样否定我之前做的一切啊。

 

我是真的真的,很希望得到自由很希望活下去的啊。

 

我是真的······

 

[12]

 

直到最后一秒我才醒悟过来,

 

原来,真正应当逃离的,并非那座洋馆,而是这一整个谎言森林。

 

但我又知道。

 

深陷其中的我。

 

逃不出去。

评论(8)
热度(22)
©洛瑞安 | Powered by LOFTER
返回顶部